故事未完成

 

一直以为,这个季节的雨,它是不属于我的,因为我不再是这个雨季的人。

——————题记

 

【一】

琳琅满目得太多,空气也会靡丽许多,千里的繁尘之中,想找一片丁香缥缈的黄晕。

只是,这个雨季不属于我了,我全是蹭了一丝雨的线愁。

当时并不是不成熟,只是因为年少太轻狂,只是太深眸雨初见的情结,只是不懂得花雨随风艳随阳。于是,人就迷乱雨日之阴晴,月之圆缺,久而久之呢,情窦犹如初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未经三月的梅雨,不能说你亲临过江南雨巷情结,青梅飘酸,稚女离离若丁香。小伞旋动春的转盘,遮住的愁雨,也溶解着月光。

人生若只如初见,初见岂能是人生?

路漫三千里,人生万雨楼。滴答滴答地倾听烟花冷雾的豆蔻,倚栏在爬满红药的二十四桥之上,一思一失。

本以为,伽南之后的烟花已经冷寂,已经残吮着空气中的残息;本以为挥洒一笑真是那么的潇洒;本以为人生能被初见修饰好一切的分分离离。

有时候,看看指尖的滑落,也不知道哪暗红是泪,还是血,还是血泪模糊的叹息。

过尽千帆,碧游流江,凭楼拭远,泪染伊人妆。

已别时候,再回首,想说回去。

然而,回不去了。

后知后觉的意识,幻幻然然:偌大的空间,却再也找不到一个回眸间给予我似曾相识的人,城市很大,其实很小。

以往,亦或是以前;遗忘,亦或是遗弃。

走了的,又好像依然在,游游地记得亘古洪荒时代的凝聚。

悉如杨柳依依之情之景,点滴的是你离开之后的一筹莫展,不知道是解脱,还是虚脱,只有一种烟雨迷乱的轻纱如诗。

已行,已稀。

来,也悠;去,亦游。

洞开三界情三月,雨下十年洗十深。

 

【二】

江南,我嗒嗒地走过了,却又无由分的绕回了那条雨巷。

雨季依稀再,故事未完成。

 

【三】

你还爱我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