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染伊人妆

楼道口还亮着点点绿光,夜还没彻底的梦靥进去。

深秋,是一场很长很长的祭奠,七月,埋葬了早春,枫叶,又埋葬了盛夏……

窗台还剩下两盆仙人掌类似的植物,好些日子了,对它们不理不置,到头来了,它们始终向着我们这,不离不弃着。

秋的莫,也不是能够把一切都埋葬掉的。

突然间有点儿酸,坐下来凝视某些方位、某些画面,心口突然有些些的窒息。

是的,我始终说得起这话——“偶或忧伤,绝不消极!”

可是呢,有的忧伤,却是让自己无法承受住。

如果可以凝聚所有的血小板,让你不流泪,真的可以放弃跳动那一抹热情。如果那样,我就会变得从此冷冰,但至少,依然记得曾经对你热情过,每当想起,眼角划出一丝丝浅痕,模糊了你的脸颊。

一缕嫣红,洒脱在西江头,临江看日落,月起风盈浪淘沙,人不人,心非心,事事旧依然。

灯红酒绿是城市的成熟,却是人类的不成熟;热泪染妆,幼稚了童年,却成熟了成年。

当眼泪开始侵蚀你的妆容,散落了一地幽黄,惊艳了一世的芬芳。没有后悔,只恨不能。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攀越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不爱你,绝不像风花雪月,侵蚀彼此的年华。

当岁末化为流年 ,风一程,水一程,秋清春江月,泪染伊人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