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嫁纱

 

一缕晚秋碎寒

祭奠在雨淋的坡

 

黄昏突然厌倦我的温柔

你开始厌倦我的黄昏

黄昏开始学会厌倦你

 

当我陷入走不出的黄昏

眼帘开始写入不清晰的你

 

嫣红

开始飘曳在枫林的晚

 

想念你给的嫁衣

我还是那一朵陷入黄昏不谢幕的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