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是云烟已沉沙

 

人生如只如初见,初见伊若是人生。花与等闲两相忆,故人曾是故人缘。

———————–题记

那些日子,接连着我许多许多迫不及待。

相逢,总是不期,就如当初我初见到。宛而相识,却如相似的那扇空窗琳琅的江南。然而,我们彼此开始了流念,走过的小石路,彼此流连着。

相见从不恨晚,恨晚只欠相知。

伊诺天涯,凭问一倾,把盏号月,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

山峦,含蓄不住的是魅力的外宣,如歌似舞的是丰华如诗。

雨挥下,林海冉冉着雾海云流,青翠如新,新忆涂心。

空是月,空似星,空是情溢楼。

烟雨如祈天青色,四眸片下,迩来,尔雅,尔侍。

一始,曾不想终是斯。

雨下,冲淡了的是光影,白雾如沙如是,花隐雾心。

雨下何如朗日,相陌何如相知?

一点一点,散淡的是一股舍却地老天荒的更浪漫。

一开始想,忽觉许些不对。回忆是个书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

那些时分,那种感觉。

我曾以为灵犀一现得瞬间,可以书写所有感悟。然,意外的是,有种感觉太纯真,自然得无法描拟。

当初海是如初醉,梦羽心飞翼如纤。

而行,尔此,行矣,且昔。

剪不断,理还乱。

第一个月台,我没能赶到,淡淡地少了片期许的迫不及待;第二个月台,我没有走到,只觉得心满如酸的是种故里万远的倾情。

于是,我不赶,亦不敢。

有人说,一段情,总是笼络着几千年前的前世石桥眷恋。

雨下烟楼海是。

愿化云烟,弃却形影,求得尔同行。

烟楼古梦,花心已醉,凭楼依望,海事云烟已沉沙。

 

(谨以此致:曹霞、潘胜君、李望期、针倩文·张家界留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