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洪荒的凝聚

 

墙外的护城河,响着一泓几十米深的信仰,在这信仰之间,浣花路许多许多,同时,也凝聚了许多许多。

帘外雨,春意阑珊露。

—————题记

 

“夕我别兮,杨柳依依”

文字间的弥情,犹如这股信仰,踩着古大中华的博大精深。

青云幻化,凝聚着风雨同路的丝思,散动着一缕烟花是悠远。

弥漫着清霜,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安在?

零零碎碎的风铃,响着的是一串几千年远的音符,跳动着太古洪荒时代凝聚的信仰。

这是一代的文明。

“把城堡涂满红岩\把木马府在心间\刻下弯曲的梵文\在灰黑色的玄武岩……”

历史,就像这条护城河,亘古的文明,就婉约这座小城,充满着无限的幻化典故,隐含了上古时代的凝聚力。

透过镜头,历史给人的想象,几厘米的短胶片。

用碳素笔芯图画这一杠杠。小城,同时也凝聚了每一个极小的角色,乃至你我,乃至你我很远处的他——们。

当河水流了很久很久,沙石也被小城凝聚了精华。带着那泓信仰,她养育了一代又一代,捍卫了一朝又一朝。

这就是小城的凝聚力,世界文明的凝聚力。这些精华,不仅仅是华夏几千年,更是亘古洪荒的流淌。

走不尽的山峦起伏中,凝聚了河流和草原;数不尽的密密村舍中,凝聚了一个民族的起来;吹不尽的茫茫野风中,凝聚了世世代代的以牙还牙的故事。

当不移的灰色空间,灰舞着天际的雄鹰,这画面凝聚的,不再是惊叹,也不止是神奇,那是一种信仰,对远方的无限期盼,对未来的无限瞻卓。

黑涂涂的墨水,凝聚在笔尖,笔尖又把思绪凝聚着。

突然发现,凝聚不能狭隘的比描成一个点,因为,历史是一条完整的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