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疆—(1)

本文为明利而载,我保证我会把这货写死的。
第一章 明月忆明
一声马嘶,辽远而有力,回荡在这片上谷,两边的山壁尽是白白的岩石,惟有这中间的一片有些生机。
山谷里有着一队人马,更确切的说是一队人兽,骑着各种野兽的裘皮男子或拉着车,或拿着武器,正在这长达数十里的山谷飞奔,忽而大声呼喊嬉笑。
这伙人为首的是一个粗壮的男子,一身蛮虎皮衣服显示出了他的地位,同时也暗示了他的武力,这片山谷所在地是离火国最北的明月郡,山谷有个名字叫月门谷,这里是进入明月郡,离火国的关口,据说在离火国所见的月亮远远望去就像是从这山谷升起的,而蛮虎就是这明月郡缩特产的一种猛兽,相传是由白虎修炼而来,和人类的修真是一样的,其实力与白毛之间的花纹颜色相关,在白毛中间出现金色之时就达到了人类听息期的实力,更进一步就是化形了,达到听息期是绝大多数蛮虎的修炼的终点,也是离火国贵族选用坐骑的最佳,而眼前这男子身上的虎皮正是金纹的,如果不是贵族,那么他一定是实力达到了听息期之上的。
在这片大陆修真的划分是:筑基,坐忘,吐纳,听息,辟谷,先天,守静,后天,守一,外丹,内丹,太乙。其上就不知道是什么实力了。一般的郡城城主也不过是辟谷实力。
有这样以为实力强大的首领,这一队人马自然是显得精神矍铄。
但是很快,欢呼声停了下来,因为队伍正前方突兀的出现了两人两兽,其中一人身着银丝锦服,头上束着一枚玉簪;另一人则是一套灰色劲装,手拿一把宽阔的带鞘佩刀,正用左手将刀横在众人面前。
见众人安静下来,后面的华服男子策马上前,按下灰衣人的刀,扫视一下道:“各位朋友,是路过呢还是本地人啊?”
“客气,在下周奔,在这明月郡能够轻易的震住人气场的,我想应该只有两人,城主和他威名在外的公子,这般年轻的面貌,定是忆公子了。”说到这里一拱手,“见过公子。”
“既然知道,也就应该知道我明月郡的规矩,有些东西是不能带进来的。”
“这个自然,明月郡禁止两样东西,迷幻香,雷蛟。我们能通过边关的兵士检查自然是不会带的。”迷幻香是一种能够促进人武力进步的香料,但是有个致命的缺点,会使人上瘾而且服用过多会让人失去理智,早已经被整个离火国列为禁止的毒品,而雷蛟是蛮虎的天敌,明月郡产蛮虎,自然不能让这里变成它们的战场。
“是吗?辅川,去看看。”
“这。。。”周奔身边的人见他们要你检查,立刻不满,单周奔示意让他看。身边的人低声道:“就两个人还这么嚣张。”“别大意,既然是明月郡的大公子,我们自然是要结交不可得罪的。”
那个叫辅川的灰衣人看了一圈之后,失望的摇头道:“公子,全是些普通的山货,没什么特殊的。”
听到这个话忆公子也是不太满意,但是还是客气道:“既然没什么,那忆明就祝各位在明月郡做个不错的生意。”
“多谢公子,”然后一挥手,“走!”
待得车队走过之后,忆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大喝:“停下。”
周奔一惊,道:“忆公子还有什么事?”但是并没有让车队停下,见到这个情景,忆明顿时飞身而起,同时身体一带,马上的佩剑飞起,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落入手中,正好落地,而后身形一起,一横,竟是贴着地面一尺来高向前划过整个车队,而后剑尖一点,整个身体弹起,稳稳的落在最前面的一辆车上。
转瞬,砰砰的声响,那些车的车轮破开,顿时一阵香味弥漫出来,周奔的脸色也是瞬间就变了,这香味正是迷幻香。原来周奔在路上一直是将迷幻香藏在精钢打造的轮子中躲过搜查的,现在躲不过了,手立刻按在刀柄上,同时示意周围人准备。
忆明却是一点不慌,道:“怎么,还想反抗?”
“不,在下没这个意思,只不过想让忆公子给我家主人一个面子。”
“你家主人好大的气魄,来这小小的明月郡都是辟谷的高手。”
周奔虽有点吃惊对方一眼看出自己的实力,但是却也不害怕,道:“这自然是我家主人看得起忆家。”
“好一句看得起忆家,但是你这辟谷的实力还不足以让我给你主人面子,放下迷幻香自己把自己绑了随我去官府。”
“哈哈哈,既然忆家不给面子,那我想主人也不会怪我的,动手。”说罢,众人拔刀相起,冲向两人,辅川不过吐纳期的实力,这里的人都是修炼中人,只顶了几道攻击就很吃力了,但是忆明的方向却是相反,打的很轻松,看样子也是达到辟谷实力,这时周奔大喊:“拖住忆明,先杀这小子。”然后自己飞身而来,一刀劈下,此时忆明离辅川还有着十丈左右的距离,周奔的辟谷实力这一刀下去,辅川定是吃不消了,却只见那忆公子反身一剑,远在十丈开外,那周奔的大刀便是被无形的击开。
“天啊,剑气,这是剑气外泄,他是先天强者。”
“先天,怎么办?”周奔等人顿时受到了惊吓,先天是修炼中一个大的跨度,在先天之下,除非你有着顶级的逆天功法,否则劲气都是不能冲出体外的,跨过先天这个门槛,几乎是没有越级挑战的可能的,绝望的气息瞬间传遍了整个队伍。
“真没意思,辅川你也太差了,怎么不多拖一会儿,让我好好玩玩,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就结束战斗吧。”说完忆公子掷剑而起,大喝一声:“让你们看看忆家的绝学,天枫乱舞!”
瞬间无数只飞针散出,尽然准确的落入周奔人马的经脉要血,瞬间便是结果了这些人,然后稳稳落地,一步步的走向周奔。
“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我不会杀你,让你回去转达你主人,明月郡的规矩不能破。”
“好。”周奔立刻就想走。
“慢着,谁说让你全身而退了,既然来了不是客人,那就留下点什么再走吧。”
忆公子右手一身,劲气向着地上插着的剑释放,剑身顿时抖动不已,一副高人模样,辅川惊呼:“公子已经学会隔空取物了!”周奔却顿时觉得这个忆公子是个怪物,这般年纪修炼到先天,还学会了隔空取物这等高深的劲气控制法门,当真称得上是绝世天才。但是待到辅川的话音过后许久也没见剑身从地上拔出。
“我去。”这样的尴尬,还好周围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想要装一下高人的忆公子失败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失败了,准确的说是从来没有成功过。忆公子觉得脸上挂不住,立刻脚下运气,身形一闪,瞬息之间越过剑上方,带起剑翻身剑气出击,落到周奔之后,背对着他道:“今天留下你一只耳朵,你回去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你主人。”
没有什么回答,只听到辅川一声轻轻的:“公子。”然后是周奔一声惨叫。
“嗯?”忆公子心想,至于吗?不就是一只耳朵嘛。回头一看,只见周奔的手臂被从肩膀齐齐的切下了,但是耳朵却还好好的。忆公子那个脸瞬间就变色了,狠话说了,帅也耍过了,却是这种程度的失手,真丢人,立刻跨上马绝尘而去,远远传来一句话:“别忘了我的话。”
辅川也是迅速跟上,别说这周奔也是条汉子,他喊出来并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觉得忆公子这是在羞辱他,却不知是忆公子真的学艺不精。
各自回去。在一间华丽的房间内,周奔跪在地上,显得很是虚弱,不过伤口已经经过了治疗,只是少了右手臂,战战巍巍的道:“主人,此次去明月郡,属下失职了。”
“哼。”只见上座的那主人右手一挥,劲气弥漫,穿透房间内的所有人,如果忆公子在这里就知道此人在劲气的控制上可谓登峰造极,远不是他哪个半吊子可以比的。
“你是被先天劲气所伤,是谁?”
“是明月郡城主的儿子,忆明。”
“他倒是有个不错的儿子,你下去吧,我不怪你,明月郡会有人去的。”
“是。”
而忆明和辅川回到明月郡城主府,城主早就在等待这个儿子的归来,这城主名叫忆天浩,实力只不过在辟谷初期。
见到忆明,道:“你个不孝子又去哪里野了?”
“没有,在家修炼呢。”
“哼,满嘴没一句实话,辅川,你说,不说实话看我不打死你。”
辅川为难的犹豫了一下道:“公子出去截杀贩卖迷幻香的队伍了。”而后如此这般的把经过说了一下,甚至包括出丑的桥段,知道自己要被忆明打了,不如也出一下他的丑。
听完之后,忆天浩大怒,道:“你个不孝子,我忆氏家族天下无双的暗器功法不用,非要用剑,整天不学好,要学大侠,我忆家也是离火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那又怎么样,父亲你还不是被安排到了这个边缘的地方。”
“还敢顶嘴,你,”忆天浩气不过,“算了,我已经和你大舅说好了,明天你就出发,去国都,你大伯好歹是离火国的大将军,给你个事情做。”
“我不去。”“你。”这是忆天浩旁边一个像军师一样的人走过来对着忆明小声说:“出去了就要靠你自己了。”
这个军师是忆天浩的管家,叫做公孙贺,从小带着忆明长大的,两人感情极好,忆明立刻会意,出去了还不是自己说了算,当下便同意了。
“真的放心让他出去吗?”公孙贺问道。
忆天浩道:“没办法,他已经达到先天了,远不是我们可以比的,不能在明月郡埋没了,必须要出去闯荡给我忆天浩这一分支争回名望。”
原来忆氏家族史离火国的武学世家,家族非常庞大,很多人在各国为官,都是一些大将军之类的大人物,忆天浩本也可以做个大官的,但是在一次历练之中收了重伤,从此修炼进步缓慢,忆家家主知道这个孩子已经没有多少前途就安排了明月郡的城主这一个小小的官职,免得他在都城丢人,忆天浩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期望忆明能够给他争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