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疆-(3)明月忆明3

  那疯老头却只是点点头,并没有什么别的表示,然后悻悻的离开,边走边说:“怎么来的这么晚。”
  忆明的出手顺利的阻止了事情的扩大,但是万昭和李城主的交战还在继续,而且是越来越激烈,各自都是频频拿出自己的绝招杀招。随着战斗的进行,周边围观的人也是越离越远,很快就到了百丈开外,忆明则是时刻保持着与张工新的距离,以防止他被伤害。
  远处的万昭眼见这样僵持的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身形暴退,远远的停下来,双手在虚空乱点,似乎是在施展什么秘法,李城主也是警惕的停了下来,现在在场的只有他能感受到万昭那些动作之间内劲的波动,那里明显有着空间之中法则的波动,而这种法则他再熟悉不过,那是雷之法则,这种虚幻的东西只有在武者修炼到先天之后开始慢慢感受的,一旦感受到了强烈的法则,并加以利用,就能很快的将实力提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
  李城主看着空间中法则的波动,不禁微微一笑,轻声道:“原来你也不过是守静后期的法则。”看来这场战斗也是将他平稳的心态打破了,竟然会因为知道了对手的真是实力而表现出一丝窃喜。
  虽然李城主说话声音极低了,但是确实是说出了口的,所以万昭和远处的忆明都听到了,忆明这时候却还是不知道万昭的真实实力到底体现在什么方面,万昭则是针对这句话却是立刻回答了:“李城主不也是守静期的实力,作为一名武者修炼到这个层次不容易,不过你今生就止步于此了,”说到这里突然大喝一声,“雷霆一击!”突然就是一记响雷,尽然是出现了一道明显的闪电。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法则攻击?看我的雷霆万钧!”李城主也是远远的回击,但是引动法则的速度远远快于万昭,同时响起雷声阵阵,而且比起之前双方交战之时声音更响,很多人顿时都受不了了,忆明也是靠着内劲保护才能稍微靠近一些,只见双方的攻击在途中相对,肉眼可见的闪电停顿一下之后,竟然势如破竹的向着李城主袭来,李城主避无可避,硬生生的挨了一击,而万昭也是在此时突然飞起,看样子也是被李城主的攻击击中了。
  李城主被闪电击中之后,顿时大骇,而后吐血倒地,就快不醒人事,而万昭却也不好受,忆明远远望去,竟然是血肉模糊,但是意识清醒,而且是自己稳定的站立,明显还可以继续战斗,看到靠近忆明这边李城主的情况,立刻飞身而来,又是一记攻击,早已经没有进攻能力的李城主顿时失去了意识,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到此万昭对李家的教训还没有停止的意思,立刻转身向着那些修为较低的人而去,而那其中还有这一些小孩子,这时候已经是吓得面如死灰,连之前看着的时候的哭泣声都是戛然而止,忆明心道:“不好。”立刻脚一顿地,贴地飞身过去,同时大喊:“万大侠,适可而止吧!”
  万昭丝毫不理会,忆明只好顺势一排飞针出去,万昭闪身招架,慢了半拍,忆明到了他面前,道:“万大侠,李家今日在奔雷城失去保护伞,自然不会再为恶,不如放过这些人,让他们好好为人便是?”
  看了看眼前的忆明,再想了想,万昭收起了气势,道:“兄台贵姓?”
  “在下明月郡忆明。”
  “好,今日就给忆兄一个面子,李家人听着,今日起你们好好对待奔雷郡的人,但凡是以前侵占的财产都要归还,我万昭就在奔雷城看着,如果想要报仇,随时奉陪。”
  说完身形一跃,掠过就近的墙头,然后几个纵身,失去了踪影。
  张工新也是迅速的离开,没有万昭的保护他自然是不敢继续在李家门口,虽然万昭今日教训了李家,但是奔雷城的很多人都受到了长期的影响,一时间还改不了对于李家的敬畏。
  忆明见情况已然稳定,便带着辅川要走,这时候李家人竟然走过来,对着忆明一鞠躬,道:“多谢英雄救李家人性命,还请留下来,我们李家好报答一番。”
  “不了,在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忆明自然是知道对方有着要他留下来保护的意思,但是自己可不是万昭的对手,再说救人是出于善良,可不能就为了恶人出手,那自己岂不是也成了恶人。
  见邀请没有办法,那李家之人露出了失望的脸色。忆明转身之时又一名李家人跑来,道:“公子请留步。”
  “嗯?难道李家还要强留我不成?”忆明也有些烦了。
  “不,是我家城主有请。”
  “什么?”城主竟然没有死,忆明自然是不敢不给面子,立即过去,那城主刚刚被扶起,气息微弱,感觉像蚂蚁都能踩死他,见忆明过来,立刻示意周围人扶他进去,忆明也是跟上。
  待得进入了房间之后,再次示意人都离开,只留下了几个主事的人和忆明,自己歪坐在椅子之上,房间布置的算是雅致,倒没有多少富贵的气息,有些超凡脱俗的意思,忆明坐在了离李城主很近的位置。
  李城主微微叹气,然后对着忆明道:“看的出来公子是个有心之人,将来必定会成为万人敬仰的大侠,敢问公子大名?”
  “在下忆明,李前辈谬赞了。”
  “不知道忆公子今年多大,什么修为?”
  “今年二十,先天。”
  “果然少年英才,不瞒忆公子,我自知今日难逃此劫难,数日之前早已经有了一些卜算,果然应验。”忆明正要客套的说一下你还能活很久,李城主会意的打断,继续道:“我粗略卜算到公子的不凡,但是却不清晰,将来成就必然是我等远远不能企及的,外面的人我不在乎,但是对于公子这样的人我一定要讨一个清白。”
  “嗯?”忆明越听越糊涂,李家人的作为是有目共睹的,还有什么清白?
  “我知道忆公子很诧异,也可以理解,我李家人确实作为不好,这一点我没有管理,当初也是想顺应天意,天地大道自有论断,我一介凡夫俗子何必在乎,就算在乎了也是与天道相悖,定是毫无用处。但是万昭也不是大家所传闻的那样。”一口气
  虽然还是不明白,忆明还是回答道:“万大侠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李家现在的情况,我想城主对于天道有着不同的理解吧,虽然我也是修炼之人,但是仅仅略知皮毛,而且并未学过任何卜算之术,对于虚无缥缈的天道不甚了解,但是李城主不也是在这天地之间不也是在这天道之间?”
  “嗯?”李城主似乎突然被震动了一下,对啊,自己在这守静期纠结了一辈子,不就是分不清楚这天道与人,今日这么一想,自己也不正是这天道之下的一份子吗?想到此,既然突然面色红润,突然身体要好转的态势,但是转瞬明显力有不支,一口鲜血喷出,忆明赶紧上前扶住。
  李城主道:“多谢公子,李家人今日起定要克己自守,好好做人。”
  略微喘息一下道:“疯道人,忆公子和李家就交给你了。”说完竟然歪倒在座椅上不省人事,忆明伸手一试,竟然是离开了人世。
  “哎!”远远传来一声叹息,一道身影闪入房间,来到忆明身前,道:“念你在这奔雷郡收留我多年,我便答应你。”然后伸手拉住忆明,飞出房间,忆明竟是毫无反抗能力,果然这个疯老头有着不可想象的实力。
  疯老头带着忆明飞快的越过了整个奔雷城,来到城外一片树林,找到一片空地,放下吃惊中的忆明,道:“小子,我知道你有很多好奇,我给你一一道来。”
  “这位李城主于我有着多年的恩情,当日收留我之时他便是守静之境,但是一直没有能力去突破,今日在临终之时你却让他感悟到了后天的气息。”
  “啊?”忆明自小只不过是跟着父亲修炼了很久的内劲和身法,对于先天之上的境界并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怎么继续修炼,此次前往都城便是为了去忆氏本家取得先天之后的修真之法,再取得一个好的成就。
  “看来你不是很懂,我便告诉你,这修炼途径,在先天之下,修炼的是内劲,也就是修炼武学,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就是先天,这个时候内劲的增长却不能带来很明显的修为进步,这时候就需要感悟天地之间的法则,而先天时内劲外泄就是引动天地法则的前提,这天地之间有很多法则,那万昭和李城主感悟的都是雷之法则,法则之间有着一些相生相克。”
  忆明好奇心立刻上来,问道:“同样是法则,还境界相同,而且明显李城主在守静期时间更久,为什么还是不低呢?”
  “这是因为就算是同一种法则,感悟到的也一定相同,还分为三六九等,其中自然是有着差别,不同的法则在自身所展现出来的招式就是自己的法则招式。”
  “那一个人可以感悟很多种法则吗?”
  “当然可以,你看。”疯老头突然离开身形,瞬息便回到原位,似乎没有什么动作,但周围方圆几丈的树叶都是被卷起,竟是绕了一圈才回来,这时候疯老头伸出的左手上竟然有着万昭所发出的类似的闪电,只不过是小了很多,收起了招式,忆明便明白了,这疯老头就感悟到了不同的法则。
  “我感悟到的就是风之法则和雷之法则,这两样却并不是最本源的五行法则。对于修炼到后天之后便是会产生影响。”
  忆明听得入迷,这可是自己未来进步的方向啊,再次好奇的问道:“什么影响啊?”
  “法则的感悟会一直持续到后天之境,这时候你已经将自己领悟的法则相关的情形都有了圆满的领悟,就需要转而进入道的领悟,领悟了道,就可以修炼守一之后的境界,直到内丹。”
  “那道和法则有什么不同呢?”
  “我也说不清楚,我空活了一百零三岁也不过是碰到了一点道的皮毛,而我修炼到后天才三十岁。”
  原来这个疯老头这么大年龄了,却还如此精神,修炼提升人的寿命确实很有效。
  “告诉你这些了,我是想满足李城主死前的意思,传于你法则的秘密,虽然没有高深的法则,但是这两样法则你就可以修炼到后天之境界。”
  这是要收自己做徒弟啊,忆明心里顿时觉得这是自己的机缘,虽然知道自己去了都城之后还有可能遇到很多更好的师傅,但是那些大侠不都是有着这样的奇遇吗?
  忆明明白道理之后,当下跪下,磕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好小子,徒弟,哎。。。”疯老头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但是对于眼前这个明显比较聪慧的徒弟还是很感兴趣,道:“起来吧,虽然我疯道人以奔雷掌闻名,但是看你之前有修炼过身法,风法则更适合你,我便传你修炼之法。从此你便是我门下二弟子。”
  “二弟子?那师傅我师兄是?”
  “万昭!”
  “什么?我师兄竟然是奔雷大侠万昭,原来他所学的雷法则是师傅所传授。但是李家也是奔雷拳,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件事我会慢慢告诉你,这里面有着很多的缘由。”疯老头似乎不愿意多说什么,有些惆怅的感觉在,忆明也不再问这件事,不过很快还是忍不住问道:“敢问师傅名讳?”
  “叫我疯道人就好,在江湖你也找不到这号人,出去就不用说了。”
  “是,师傅。”“你接下来要去往何处?”“都城。”
  “哦,现在奔雷郡也不适合我再待着了,他一定会来看看,我便一路随你去都城,路上慢慢指导你法则修炼。”疯道人略显疲乏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