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流沙

 

临江望,桥开泊往去,水浪夜空宁。

 

车水马龙在河心大桥上,独饮一盏故里的清茶,一抹淡雅。

风与雨,年年之来,已是黄昏已是事无休;曾与今,泛泛之下,已是踪影已是十年心。

 

缘来时,皆相;人离散,已稀。

(致·付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