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水下一泛清

——早知道,应该早早把你吃了的。

 

——吃了我,就少了这么一个人,这么美丽的关心你了。

 

你是否一直躲在芙蓉水下,然后悄然现身我的世界了。

 

直至今日,诚然,我还是喜欢有意无意的故意让你不高兴,给你牢骚可发。

 

话说以前,其实是有过各种想。想来想去,觉得你丫的写字、画画都还挺不错的。

 

夜黑了,哥俩小长一段时间没有一起走夜路了,还记得在张家界第一次走那么远的的夜路,还是和你小疯——算是疯狂点吧!

 

‘得莫~’喜欢走,这点爱好,确乎实在是和我神似,于是不得不承认,你极度可能是我失散了一片时空的小妹子。

 

思密达!

 

天开始热了,晚上楼下还算凉爽,呀,真实缺少一个人,可以被一句话无条件呼唤下来一起去喝冷饮、吃萝卜、坐草地、唱歌给我听……

 

再过几个月,天又要冷了,谁陪我去吃过桥米线、喝热汤……谁在耳边唱歌给我听,却被我抢走了温暖的口袋……

 

藏诗星月无痕忆,且拾流波忆万里。

 

好心情和坏心情不过滤,不回避,一生究竟会有几个这么样的人呢?

 

夜,大约有点深了吧!

 

看,斜对面——我已然是不能在那个位置看那个熟悉的斜对面了。

 

无论生命多么回环,无论故事多么琢磨不透,暂时先留下一句‘十年之后’吧。

 

踪影花絮,结局堪透,繁华落尽。

 

月朗下,轻描淡写,凉风掠过草地,夜莺不叫。

 

如思秋月青丝蔓,似水楼台艳影浮。

 

已行,已稀,已往,月弯弯以为念,心空空而思愁。

 

(致·朱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