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砂尘,流浪记忆

 

习惯了,一个人站在转角,默默地看着人烟渐渐多,然后渐渐少。

青春蒙不住成长,于是各种感慨把我们的有过的校园生活以及校园时代狠狠的给修饰了,留下一种所谓的称之为回忆的东西,绕在耳朵边、不肯散去。

树下的阴影是偷窃了许多清凉 ,抛给了每一个路过这阴影的人或者是物。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些想不明朗的问题,我似乎确实看见对角线那边、很远处的一个转角,还有一个人也在彳亍着,也许和我不同的是,他是在看着人烟渐渐少,然后渐渐多。

好不容易有了一场雨, 下得纤细朦胧,下得先是闷热然后骤冷。

水珠,不安静的在阳台处嘀嗒。

“看着窗外烟雨中依旧车水马龙,始终无法清晰地记起昨夜谁入梦……”

记得——还记得——六年、三年、三年、现在多了一个四年,回忆割不断从前,却也无法衔接未来,总是喜欢用支离破碎把第一视角当成路人,诚然,我们甘。

就那么短暂,雨优雅地给晴朗让出了天空。

日记躺在每个人的心里或是过去,轻轻的——学着把每一分疼痛慢慢的化作一种情结——无怨无悔。在这点缀砂尘的风中,妄图把这痛与悲、哀与伤化作类似虚无、飘渺——就算飘在晴空也没人知道的微雨。

突然你顺风走来,一股清凉袭面,带给一阵舒畅的喜悦。

打个电话,你说哭了,泪滴得一线一线的;打个电话,你说醉了,梦长得一页一页的。

“是谁把我昨夜的泪水全装进酒杯,是否能用这短短的一夜把痛化作无悔……”

 

曾不经意的到来,从不经意的被临写,或是故事里的一浮墨,或把岁月染上深。

一缕埋葬,祭奠在晚春的坡,归元在盛夏的唇。

轻轻地,一点一滴的带走了我们的岁月,好在,他们给我留下了无数的‘记得’,让我可以酣畅淋漓的写破这一沓一沓的日记。谁也不曾想到过,四年内我会遇到你、七年中我会遇到他,十年里我会遇到她,十六年长会遇见你我他和她之间的故事。

“人生如何能圆满,心识随时光流转,你是否还记得多少亲人(和朋友)的脸;人生像只孤帆,飘荡在此彼岸,太多的离散,来回的缘。”

还记得几次初见?

初见总是让人记不住,忘不掉,深深的……

“窗外的萤火虫飞了,伴着夏夜的星空闪烁,小时候的山坡,流淌的小河,我们一起走过;呼啸的汽笛带走,一去不返的少年,通往梦想的彼岸,远离故乡的春天。”

两点碎阳,皈依了从前的莫。

“又遇见来时的路,带着沉重缓慢的脚步,站在梦想的彼岸,望见故乡的春天。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已走远,再也回不去遥远的从前;到现在,才发现,一切都没有变,只是走得太快没看见。”

 

我把你,淋湿的,悄悄地擦干了;你把我,丢下的,悄悄送回来了。

你的砂尘,流浪着我的记忆,写在日记里,静静地倾听你的忧伤、快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