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住,还来不及哭

走了几天几夜了。

眼下这片荒芜,怕是绝无第三个人在此刻存在了吧!

风吹得很急促,耳畔充满呼啸的风声,我微闭着双眸,脸际向下轻轻靠去,贴着她熟睡的脸。

突然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告诉我:风暴来了……

我猛地睁开双眼。

“不要动,哪怕是风暴来了。”她醒来,我全不知道,她的表情不全看清,她的声音诚然是那么的柔软,透过耳际,直接传入大脑,我便不动了。

我重新闭上眼睛,把脸贴过去。

“我们停下吧。”她秋水般的双眸,微微闪着点点亮光:“在我还没来得及哭。”

泪洒成,依偎。

“你是害怕了吗?”

“不。我不怕,可是我害怕你害怕。”

“再睡会吧。”抚下她柔顺的长发。

“嗯嗯。”她点点头,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在我的心怀之间温暖起来。

风,一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发丝早已沾满黄沙落尘。

果然,风沙开始袭来,她的睡熟给我一种强烈的安全感,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埋头,低目。

打在背上的沙石的冲击感开始强烈起来,发丝之间的清凉告诉我,这风沙是带着雨一起降临的。也许或许,再过不久,我俩会凝成泥人,更或者,被沙土尘封。

耳边的呼吸很均匀,心怀间充满的温暖早就把冷风覆盖。

置身在沙海胡杨林深处,任由狂暴的沙石风雨冲击。

“我是三千年的成长,人世繁华之中路过,只因心眸之间一次轻轻的融动。”我听见胡杨林悄悄地说。

然而,胡杨林是没有心眸的,亦或许,那是曾停留在胡杨林边的人留下的罢!

“就算凝成泥人被尘封,我依然是有思想的,我依然感觉得到你的存在。”

此刻,胡杨林开始说好多好多话。

而我,也毫无抱怨地细细倾听着,这样子,在不知不觉中不知不觉。

轻轻地,她告诉我:风雨停了。

我睁眸,一片晴朗,她似乎早就睡醒了,而我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我们继续吧!”显然,风沙并不是那么的猛烈,我们身上只沾上了一层沙土的颜色。

她很柔软地说:“不要再停住,就算我哭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