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住,还来不及哭

走了几天几夜了。

眼下这片荒芜,怕是绝无第三个人在此刻存在了吧!

风吹得很急促,耳畔充满呼啸的风声,我微闭着双眸,脸际向下轻轻靠去,贴着她熟睡的脸。

突然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告诉我:风暴来了……

我猛地睁开双眼。

“不要动,哪怕是风暴来了。”她醒来,我全不知道,她的表情不全看清,她的声音诚然是那么的柔软,透过耳际,直接传入大脑,我便不动了。

我重新闭上眼睛,把脸贴过去。

“我们停下吧。”她秋水般的双眸,微微闪着点点亮光:“在我还没来得及哭。”

泪洒成,依偎。

“你是害怕了吗?”

“不。我不怕,可是我害怕你害怕。”

“再睡会吧。”抚下她柔顺的长发。

“嗯嗯。”她点点头,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在我的心怀之间温暖起来。

风,一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发丝早已沾满黄沙落尘。

果然,风沙开始袭来,她的睡熟给我一种强烈的安全感,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埋头,低目。

打在背上的沙石的冲击感开始强烈起来,发丝之间的清凉告诉我,这风沙是带着雨一起降临的。也许或许,再过不久,我俩会凝成泥人,更或者,被沙土尘封。

耳边的呼吸很均匀,心怀间充满的温暖早就把冷风覆盖。

置身在沙海胡杨林深处,任由狂暴的沙石风雨冲击。

“我是三千年的成长,人世繁华之中路过,只因心眸之间一次轻轻的融动。”我听见胡杨林悄悄地说。

然而,胡杨林是没有心眸的,亦或许,那是曾停留在胡杨林边的人留下的罢!

“就算凝成泥人被尘封,我依然是有思想的,我依然感觉得到你的存在。”

此刻,胡杨林开始说好多好多话。

而我,也毫无抱怨地细细倾听着,这样子,在不知不觉中不知不觉。

轻轻地,她告诉我:风雨停了。

我睁眸,一片晴朗,她似乎早就睡醒了,而我却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我们继续吧!”显然,风沙并不是那么的猛烈,我们身上只沾上了一层沙土的颜色。

她很柔软地说:“不要再停住,就算我哭了。”

(0)
上一篇 2013年12月28日 上午10:46
下一篇 2013年12月31日 上午8:41

相关文章

  • 从来挥之不去的是无可挽留住现在

      又一轮雨,纱一般的纠缠着城市的空气,在纱笼罩着的氛围下,视线开始渐渐模糊随后渐渐清晰起来。   终于走到了楼下,把伞骨收回来,轻轻甩了几下,沾在伞面上的水珠貌似甩不掉,只能等它默默的干。看着一丝丝的雨水顺着伞面流下来,潮湿着地面,想必,等伞面干了的时候,这一天,也就过完了吧。   雨水,同样也缠住了时间。   突然…

    散文 2013年12月28日
  • 守望者的等待

    也许,没有一个永远为你等待的渡口。 也许,没有一个你愿意永远停留的驿站。 也许,没有一个人永远为你守候。   可是,一千年,一万年,你仍然愿意倔强地站成一棵树,完美一帧纯粹的风景。凝睇在水一方,笑看时光的亡失和人生的渐变,为心灵设置一重重神秘的枷锁。 亘古厮守,不言离弃。 水声渐远,灯影渐逝。月的最后一抹芬芳栖息在一根草茎的承诺里。一只蓝翅蜻蜓端坐…

    散文 2014年1月18日
  • 一波流

      如先生所言,我们的“信仰”实在是太深了,深得可以用根深蒂固来形容。然而,当一股带有某种气息的风吹过来时,我大惊,我们的 “根”全部被刮走了,残下的尽是一些即将归根的落叶。 尼采,是“信仰界”的一个传奇,他信仰太阳、信仰自我,可是他依旧是被冷风吹凉,被流水淹没。那是信仰界的一个遗憾。由尼采之后,学术界有了一个新词——一波流。 幻化到当代,一波流依…

    散文 2014年1月29日
  • 故事未完成

      一直以为,这个季节的雨,它是不属于我的,因为我不再是这个雨季的人。 ——————题记   【一】 琳琅满目得太多,空气也会靡丽许多,千里的繁尘之中,想找一片丁香缥缈的黄晕。 只是,这个雨季不属于我了,我全是蹭了一丝雨的线愁。 当时并不是不成熟,只是因为年少太轻狂,只是太深眸雨初见的情结,只是不懂得花雨随风艳随阳。于是,人就迷乱雨日之阴…

    散文 2014年1月3日
  • 艺术的背影

    【楔子】 一朵花儿,她会有多少故事呢? 没人知道。 一角残图,它将要掩盖多少真相呢? 没人敢问。 一颗善良,他能够承受多少践踏? 没人不知。   【一】 说着一切又一切口号,打着代表又代表的旗帜,充着伟大更伟大的虚荣。 它们画工们做的事情,你能想象?你会想象?你敢想象? 你不能,是因为你是艺术的热衷;你不会,是因为你是画工的傀儡;你不敢,是因为你是…

    散文 2014年1月1日
  • 亘古洪荒的凝聚

      墙外的护城河,响着一泓几十米深的信仰,在这信仰之间,浣花路许多许多,同时,也凝聚了许多许多。 帘外雨,春意阑珊露。 —————题记   “夕我别兮,杨柳依依” 文字间的弥情,犹如这股信仰,踩着古大中华的博大精深。 青云幻化,凝聚着风雨同路的丝思,散动着一缕烟花是悠远。 弥漫着清霜,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安在? 零零碎碎的风铃…

    散文 2014年1月16日